全站內容
  • 全站內容
  • 醫生查找
  • 新聞動態
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> 專題欄目 > 醫院管理年

專題欄目

醫院管理年

設身處地解讀病人文化 [李永生]

發布日期:2014-08-20 字號調整 14px 浏覽次數( )

 


  一位中年婦女在婦科診室遇到男醫生接診,滿面緊張:“啊!這裏怎麽是男醫生看婦科啊?”男醫生第一時間發現了病人的這種態度,然後他主動介紹病人到隔壁的女醫生診室。女醫生爲她做了檢查,並告訴她:“就您的病,剛才那位男醫生是專家。”病人再三考慮後點了點頭,再次來到男醫生的診室,不好意思地說:“醫生,還是麻煩您給我看看吧!”男醫生不計前嫌,仔細爲她進行了診療。雖說這個過程比較迂回,卻實現了真正的溝通和成功的診療。
  醫患溝通與其他溝通不同。在醫院特定的環境中,僅提供一些具體的醫療信息還不夠。只有當這些醫療信息與病人的文化“融合”時,病人才會産生認同感,這樣的醫患溝通才能算是成功。
  有些病人可能需要與別的病人拉開一定的距離,住到一個較大的單人間;有的病人則希望住進有很多病友的大病房,與病友交流診療體會能增強其抗病能力。一般來說,男病人比較粗犷、豁達,對疾病滿不在乎;女病人則大都細膩、溫柔,對任何問題都喜歡深思熟慮。還有病人就診時的矛盾心態往往表現出言與行的不一致。
  醫務人員要通過病人及家屬的語言、語態、動作等去理解他們的文化,並學會分享他們的情感,特別是要抓住其疑惑,及時做好解釋和協調工作。比如,對診斷尚不明確的病人或疑難病例,在溝通前,醫護人員有必要進行內部討論,統一認識後再由上級醫師與病人家屬溝通;在醫生與某位病人溝通困難時,可以換一位醫生或主任與其溝通;當醫生不能與某位病人家屬溝通時,可行的辦法是換一位知識水平高一點的病人家屬去溝通,讓這位家屬去說服其他家屬。
  有幾家大醫院的急診科對病人做了隨機口頭調查,對于“接受急救時,醫生有沒有簡要告知他的每一步操作內容”這個問題,回答“有”的僅有2人,而幾乎所有被問及的病人都表示接受急救時有些“害怕”或“驚慌”。可見,“善言安慰”在診療中並未得到嚴格執行,許多急救人員常常忽略這種病人文化。
  跟已經陷入昏迷的腦卒中病人“說話”,相當于一種語言刺激,能讓病人盡可能地保留大腦意識,避免陷入深度昏迷。但有時醫生忙于搶救,根本顧不上進行語言刺激。于是病人常會想:“我們不知道醫生在忙什麽,感覺自己被蒙在鼓裏,又怕又急,心情很糟糕。”
  醫患雙方盡管存在一些信息上的不對稱,但畢竟擁有一些共同的社會人文基礎。所以,醫生應該從共同的文化生活中找到切入點,設身處地從病人的行爲習慣、生活經驗出發,幫助病人或家屬更好地理解和選擇診療方案。比如,有的醫生把術後病人生活質量的改善作爲術前談話的切入點,講解手術的必要性及其注意事項;有的則根據病人的生活經驗、接受能力、氣質類型、性格特點,努力表現出醫生爲病人選擇診療方案的良苦用心。
  有位中國醫生到日本進修,遇到一名心絞痛病人准備做冠脈造影。檢查前,醫生和病人及家屬坐在一間談話室裏,桌上擺著心髒模型和影視資料。醫生從心髒血管的解剖結構說起,再解釋心絞痛是怎樣回事、最新的治療方法是什麽、可能有什麽風險,最後病人和家屬欣然離去。中國醫生問:“有必要說那麽細嗎?”日本醫生回答:“在不能保證100%做對一件事情之前,任何一步看似無意義的鋪墊,都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刻變得無比重要。”
       (作者系新鄉醫學院管理學院副教授,河南省醫院文化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)